[潤智潤]白玫瑰 紅玫瑰01.

  • Eason×MOM 活动 part2

  • 愛豆獵豹J×小癡漢迷弟O 這次又不是人類呢

  • 深夜傷害紫擔系列 超緩更(

  • 大概是個老舊又無聊的故事 用廢話來說一個潤潤是怎麼樣幫阿智追自己的故事 所以慎入(x



1-

踏著黑夜幾乎是靠著習慣往自家公寓走去,經過某家店前印有當紅偶像的頭像的牌頭時,像以往一樣站在絢麗的霓虹燈光裏抬起腦袋大概站了兩分鐘左右,才微微笑著開口道“潤君,我今天也有努力工作喔”,然後頓了一下,更加溫柔的看著那塊牌頭上笑得燦爛的人,輕輕說了一句晚安才念念不舍的離開了。

 

半眯著眼快要睡著了的樣子,磨磨蹭蹭的一手拎著剛剛從超市採購回來的限時折扣的速食便當,一手在兜裏搗鼓著胡亂的摸著鑰匙,嘴裏還黏糊的不知道在抱怨什麼。

“啊”,一個晃神,鑰匙落地的清脆聲響驚醒了大野,他晃晃腦袋,嘟起嘴非常不滿的彎腰去摸鑰匙。

 

今夜的月光很亮,儘管樓下的路燈壞了依然能清清楚楚的視物,大野起身的瞬間有種自己被猛獸盯上的錯覺,他打了個激靈,不安的四處張望,並沒有發現什麼與往常不同的地方。直到,直到他的鑰匙轉動一圈半發出叮的聲響,雖然大野完全沒有聽見有什麼聲音,他只能感覺到自己垂在身體一側的左手上的便當被搶走了。

至於是被什麼搶走了,大部分的情況下自然是14-54歲的人類男子,類似於什麼離家出走的小鬼或者流浪漢之流,大野平時最煩遇見這類傢伙,自己辛辛苦苦省下來去見心上人的廉價晚飯才不是為了給這些好吃懶做的傢伙填飽肚子的。

 

然而他現在,格外的,特別的,十分的,希望眼前這個搶走他便當的傢伙是剛才說的哪些人。覺得流浪漢特別親切現在特別想見到他們的大野覺得自己,一定是被嚇傻了。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一隻獵豹會出現在這個並且搶走了我的晚餐啊——

然後為什麼這傢伙搶了不吃非要緊緊的盯著我看,我湊我晚飯都給你了你還要怎麼樣把我當晚飯嗎求你了我還沒見過我心上人呢嗚嗚嗚。

 

獵豹淡紫色的眼眸裏映出大野的身子,祂嘴裏叼著塑料袋的兩端,歪了歪腦袋看著眼前這個維持著開鎖動作的表情癡呆的人類,一人一豹對視了三十秒,大野迅速打開門竄了進去然後迅速關上門,把防盜鎖放下來,然後舒心的倒在鬆軟的沙發上閉上眼平復心情。

卻聽見餐桌那邊傳來窸窸窣窣的塑料袋的聲音,大野心裏咯噔一下,貓著步子一點點蹭過去,扒在門邊卻看見一個什麼也沒穿的精壯男子背對著他盤著腿坐在他廉價的仿歐式高背椅上正剝開便當盒的塑料蓋子。白花花的身子上佈滿了非常不起眼的暗紅色斑紋。

自然垂下的尾巴尖兒在蓋子打開的瞬間微微翹起,還有小幅度左右晃動的嫌疑,雖然幅度小到不仔細看根本分辨不出,但是每一下擺動都狠狠敲擊在大野的心頭上,迅速且兇猛的將他的理智攻擊的一點兒不剩。

 

“……嗨…”大野半個身子都藏在門後面,抖動的聲線讓他頭一次認為自己的聲音可以難聽到這種程度。

男人嘴裏還鼓著飯,不滿的回頭望了他一眼,大野整個人如同石化一般瓷在那裡。

倒不是因為男人的表情如何如何充滿了嫌棄,也不是因為藏在捲髮裏的抖動兩下的圓圓的耳朵。

 

 

回過神來男人的臉無限放大在自己的面前,淡紫色的虹膜非常勾人,豎成一條線的獸瞳卻傳遞危險的味道,更重要的,這個人,竟然……

 

“你是變態嗎”

突如其來的低沉的嗓音加上略帶嘲弄的語氣使大野一下慌了神,才醒悟過來急忙想要把牆上到處掛著同一位偶像的寫生收起來。

“有什麼好收的,我都看見了”

對方滿不在乎的口氣讓大野有點不知所措,相對最初對猛獸的恐懼和後來的震驚,大野現在的心情根本已經完全淪為道不出原由的苦澀。

 

 

那個莫名其妙闖進他家的奇怪生物悠悠閑閑的晃到他的沙發上隨手拿起一個抱枕墊住自己的下巴,拿他一雙漂亮的眼睛盯著他看。

“喂,你不給我拿一件衣服嗎”

 

面對那人的強勢,而自己只能慌忙的點頭,跑去臥室為這個傢伙找衣物,左手過分用勁捏住剛才扯下的一張寫生的一角,以至於已經有些褶皺,充分的流露出手的主人的惶恐不安。

是的,坐在客廳沙發上悠閒晃著尾巴的傢伙,分明和寫生上的那人,有著同樣的面容。

 

 

 

穿在大野身上鬆鬆垮垮的運動褲到了這人身上明顯變得緊繃了起來,長度也從拖腳到了七分,舒適的面料合貼的包裹住他修長的雙腿,連性器的形狀也完美的呈現出來看得大野臉紅心跳。因為家裡沒有新的內褲所以就沒有拿給他,對方也覺得無礙所以大野在知道這下面是真空狀態的前提下再一次欣賞,甚至比剛才直面看見全部還要興奮。

很明顯,大野已經放棄去思考了。

大野望著他抬起手臂套上背心的流暢動作,只是簡單的穿一件衣服的動作就足夠令大野著迷,露在外面的腰線細窄白嫩,漂亮的腹肌隨著主人的動作展現出不同的姿態,唯一的理智都在克制自己不將手湊上去撫摸看起來很結實的肌肉。

 

“你喜歡這個人吧”

男人突如其來的陳述句驚的大野一顫。

 

帥氣的面容和略帶邪氣的微笑,大野從沒想過可以如此近距離的看著潤君。大腦一片空白,呆愣愣的點頭。

在男人還沒開口前大野的大腦顯然鬥不過身體,小心翼翼的蹭過去,眼裏滿是愛慕的伸出手,咽了咽口水,“能不能和我握個手”,話音剛落想起來什麼似的又趕緊把伸出的手在衣服上蹭了兩下再伸出去,角度和距離都堪稱完美。

 

男人黑線一臉,“我說啊……”卻在對方閃著光的可憐兮兮的小眼神裏掐了話頭,撇撇嘴握住他的手意思一下很快就放開了。

然後看見大野驚喜的舉著自己被握過的手來回看,嘴裏還碎碎念著一輩子都不洗手了。男人內心腹誹果然是變態吧……。

 

“咳!”努力吸引大野注意力的男人用力咳了一聲,企圖把話題帶回正軌,看見他望著自己的亮閃閃的大眼睛時,這才滿意的開口,“為了報答你的晚餐,讓你和這個人交往也不是不可能喔”

“!!!!!”大野驚訝的完全說不出話來,然後猛的擺手,“我我我我才沒有想過這種事兒呢!!”說完自己紅著臉忍不住笑開了。

男人皺著眉頭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做何反應,只好無視他,“不過那樣的代價未免有些大,所以還要向你索取一些”,男人話音剛落就看見大野驚恐又誇張好笑的表情,為了避免這人又說出什麼你是要我的靈魂還是要我的心臟這樣不著邊際的話連忙繼續說下去,“這隻白玫瑰,我就拿走了”,俯身用食指和中指夾住花枝托著未完全盛開的花苞,輕巧的提起來,捏住花瓣扯下來一瓣一瓣的吃掉了。

 

大野不知自己是要感嘆眼前畫面的美麗還是應該吐槽一隻獵豹居然在吃玫瑰或者去思考這個長了獵豹的耳朵和尾巴的奇怪生物剛才說了什麼。

 

 

 

男人風度翩翩的走到大野面前,一手攬住他的腰,一手挑起他的下巴。

嘴角勾出的角度恰到好處。

 

“本大爺的名字是J,傳說中的愛情之神,一個偶像而已完全不在話下,接下來的幾個月請多指教了喔,satoshi~”

語畢放開對方愉快的扭著腰往臥室的方向走去,途中還停下來轉頭給眼前這個血槽已空的石頭人附上了飛吻一枚。


fin.

O:我今天到底經歷了什麼 呆滯臉(x

评论 ( 13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