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智潤]初次約會是草莓味.

潤智企劃投稿XD深夜悄悄的(x

時間:150708      關鍵詞:草莓 心裏醫生 初次約會

#標題和內容大概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以及完全是小學生作文

#這故事我亂編的☆憋打我(((((

#我疑惑很久了為什麼我腦內的潤潤明明攻氣霸道為什麼寫出來就這麼少女心偶爾還略帶病嬌我也是不懂(.

#HE放心閱讀 不過會有竹馬拉郎角色cp強行插入注意避雷



1.

這個人的睡顏非常可愛,松本醫生趁著沒有病人的休息空檔走進裏面的休息室在躺在小床上的那人圓鼓鼓的臉頰上肆意揉摸,拉扯出不同的形狀,他沒有醒,只是皺著眉毛發出小動物一樣的嗚咽,松本忍不住輕笑出聲,想著起那人對自己甜甜的笑容和遞過來的非常火紅甜美的草莓只覺得整個胸腔都被幸福愉悅所佔據。

儘管清楚,作為一個醫生喜歡上自己的病人是禁忌。

 

 

 

大概是几年前,松本接到一個非正常公事的預約電話。是非常健氣的中年婦人的聲音。說來也巧,松本這裡是非常私人的心理診療室,多數是和黑道方面的一些見不得人的黑暗來往。從來沒接納過普通百姓。

松本掛了電話。整理了一下。聽說對方的朋友的戀人的表姐的同事的叔父和松本的父親是關係匪淺的友人。對方家裏那個自閉兒子的事兒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一路蔓延過來,松本父親聽說了之後一口應承下來。

 

“別擔心了我兒子可是非常厲害的心理醫生,長得也很帥”

松本對著眼前揮了揮手,咬牙企圖把自家老爹那張惹事兒的臉給揮掉。

 

三日之後,松本就如約好的那樣去了那戶人家。

 

 

是一棟挺大的雙層小別墅。

松本看了看門牌上的“大野”兩字,心裏暗自腹誹著這麼有錢又不能拿報酬真是可惜,順便又在心裏洩憤一般使勁戳了自家老爹的臉。

 

大野媽媽相當熱情的接待了松本,然後把他領到大野的房間門口。

“照我說的去做了嗎”

“…是的,已經把鎖給翹掉換了一把新的了”大野媽媽苦著臉把鑰匙遞給眼前這位看起來非常可靠的醫生,“智……能治好智嗎……”

松本反手握住大野媽媽抓在自己手上的手,柔聲安慰她,不會有事的。

 

 

 

輕輕推開房門,松本左右張望,嘴裏還輕輕念著對方的名字。

白色的房間。這確實是松本最直觀的感受。

 

偌大的房間裏幾乎只有一張king size尺寸的床,巨大的落地窗,白色的窗簾並不能用來遮光,透過來的陽光照在地上淩亂的畫紙顯得尤其灼人。

而那個人似乎睡著了,窩在鬆軟的羽絨被裏,只剩毛茸茸的腦袋和一隻白白嫩嫩的腿露在外面。松本知道那個小小的傢伙當然並沒有睡著。

 

“智”

松本走過去坐在床邊,喊他的名字並沒有這個是理所當然的,他安靜的側臥著眼睛直直的看著白色的牆壁。直到松本用手掌覆在大野的臉上把他的腦袋轉過來,才勉強讓兩人對視。然而松本也並不能在他眼裏看見自己的身影。

 

非常清秀的男人,偏長的淺茶色前發搭在臉上遮住一邊眼睛,即使是被托住臉頰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舉動,他雖然看著松本,眼神卻浮游著沒有定處。

 

直到這時松本才發現大野十分眼熟,不過也想不起來什麼最後只好當作是自己的錯覺專心面對眼前的病人。

松本對他說了很多,當然大野一句話也沒有開口,甚至都沒有看他,最後臨走時松本從包裏的便當盒裏拿出一顆草莓,抓住大野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上。

 

大野看著草莓。

“這個,很好吃的喔”

松本見他有了反映,連忙補充了一句,而大野只是盯著草莓看。

 

 

 

一切都是純白色的。

 

一望無際的視野只有自己一個人,不安從腳底竄上來,卻也沒從腦袋上冒出去,深深的駐留在心裏最深處。好似一個圓。奔跑,不停的奔跑,也無法逃出如同牢獄的原野。他停下來站在那裡大聲的喊叫著,一個音都不能發出來。

因為大野智的世界裏什麼也沒有。

 

仿佛從有意識的那刻起,他並不能想起自己的身邊是什麼時候開始一點一點被沾染上白色亦不知道原由,絕望與寒冷是一直伴隨他最初至最後的存在。

他跑遍了每一個地方,最後找到了一隻有著藍色筆頭的畫筆和一些廢舊的酒紅色顏料,看著畫筆出神許久,眼淚落下來滴在畫筆上暈出一圈一圈的音波,有花從音波裏浮現出來慢慢飄下來,大野伸出了手打算接住它卻在觸碰到的那刻全然消失殆盡。

大野苦笑著搖搖頭,在地上劃一個圈然後走進去坐下來抱著腿慢慢躺下,縮成一個球。

 

漫無目的的日子一直在持續,大野拿著手上的筆不停的在牆上,地上,一切能夠觸摸到的地方作畫。被暗沉的酒紅色填滿的世界,在他睡著醒來的那一刻,入眼皆是什麼也沒有的白色。

 

逃亡,卻不得終。

如同囚鳥被剝了羽翅,大野看見自己的手也變成如同罪惡的白色。

 

 

 

再一次從夢中驚起,松本坐起來大口喘著氣,他閉上眼睛深呼吸幾口以來平復心情,咽咽口水顫巍巍的抬起自己的手,緩緩睜開眼睛,白天大野智的觸感和體溫似乎還停留在自己的手上,他嘆息一口翻身下床披上衣服給自己倒了杯咖啡坐到了書桌前。

工作吧。

 

他無法言喻這份躁動是出自於醫生的職業道德還是自己的私心。

關於大野的治療已經將近兩年,效果並不是非常明顯,大野在松本不在的時間裏每天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眼神空洞而遙遠。

松本不是沒有問過大野母親關於大野他的病因,只是得到了等到發現的時候他已經變成這樣了的回答。松本搖搖頭,恐怕是也有這一方面的原因在。不過也就是說不是遺傳。

 

 

 

2.

大野只會對松本的行動有一定的反應。

 

松本在當初面診後的一個月內迅速解決手中的其他案子,停了診療所,每天有三分之二的時間留在大野身邊,與他說話,進行干預性的行為矯正,給他按摩穴位刺激神經等等。然而超過預期的時間,依然毫無成效。

直到有一天松本像往常一樣在臨走時遞草莓給他,他主動接過草莓,眼神比起最初清亮不少,因為多年沒說過話而費力發出的完全不算好聽的“潤”。松本當時就激動的緊緊抱住了眼前這個小小的男人。

 

這件事讓幾乎快放棄了的松本醫生重新見到了希望。

 

 

自此之後松本就逐漸發覺自己不像在治療一個成年病人,倒像是在照顧一個孩子。大野的冷漠和親昵之間完全沒有過渡倒令松本不知所措。

松本第二天早上推門,還沒看清裏面的樣子,就被一個黑影猛撲上來摟抱住,冷靜下來才發現是昨天還無視自己的大野正在費力的讓自己好好扒在松本身上不掉下來。還一邊喊著松本的名字。

清澈純淨的聲音在耳邊似乎開了花。

松本驚訝於那人這麼快就恢復成原本悅耳的聲線,大野似乎看出他的疑問,有些驕傲的仰起腦袋甜甜一笑,“昨晚,念了一晚上潤的名字喔”,軟糯的語氣含含糊糊的說著。

 

糟糕…好可愛……松本第一次見到這人面無表情以外的神情,像是布偶突然被賦予了生命好像還閃閃發光……等等會有人的心理缺陷突然痊癒嗎。

 

 

這時正好有女僕送甜點進來,松本冲她點了點頭,轉頭悄悄打量那人的反映,大野眼神掠過女僕就像沒看見她一樣只顧抓緊松本的胳膊用圓圓的臉頰蹭對方的胳膊。

……並沒有痊癒呢。

 

松本心情微妙的示意女僕可以離開了。

然後試著向自己的病人搭話,“吃甜點嗎”,對方軟乎乎的撒嬌著,“潤醬喂我”。

 

就好比一直以來從未破土而出的種子一夜之間長出了小芽卻在隔天開出了燦爛的花。無法解釋眼前發現的一切,即使是松本優秀的大腦再高速旋轉也無法想透這一切,只好全部歸於奇跡。

 

 

 

 

3.

大野就像是黏在松本屁股後面的小尾巴。

 

從那天開始大野就跟著松本,松本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松本回家他也吵著鬧著要跟著去,不論松本說什麼都緊緊的抓著他的衣角,大野媽媽熱淚盈眶的看了看有活力的自家兒子,神情祈求的看著醫生。最後松本還是屈服了,揉著太陽穴把大野打包帶回家了。

不論松本做什麼大野都饒有興趣的看著。看累了就往松本懷裏鑽,抱著他的腰就開始睡。連松本進洗手間都要跟進去,被松本炸毛暴躁的拎出去之後可憐兮兮的蹲在門口,待他解決完開門就看見對方委屈的小眼神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每每讓他有錯覺,自己的病人已經痊癒了,和正常人無異。松本無奈之餘又被這人可愛的舉動迷的不行。以至於當大野跟著松本出門的時候那人抱著自己胳膊的手收的非常緊非常不安的幾乎貼在自己身上的樣子都要讓松本放棄自己的醫德讓他就這麼留在自己身邊。

 

 

 

自從大野跟松本回家之後,原本不歸他管的這人的日常起居也全部落在了他頭上,好在大野非常好養,給什麼吃什麼還會幫著做家務。

松本雖然不缺錢但是因為職業關係還是選擇住出租房,所以現在也只是住在一間小小的公寓裏,剛帶大野來的時候還很不好意思畢竟是一個天一個地,但是大野意外的非常喜歡這個距離感,“潤君離我很近”,他笑眯眯的蹭蹭松本的臉。

雖然松本腹誹著之前明明一直無視我來著。

最後還是輕輕揉著那人柔軟的頭髮,把懷裏的人抱緊一些一起窩在小公寓的單人床上。沒一會大野均勻的呼吸聲便傳了出來,嘴裏喃喃念著潤君,松本小心翼翼的輕輕在對方發頂落下一個吻,溫柔的說了一句晚安。

 

 

 

一個月後。

“我明天就要去工作了喔”,松本一邊處理剛才買回來的食材,一邊跟旁邊打下手的大野說道,“不過你不能跟去。”

大野瞬間晴轉陰,“為什麼”,癟癟嘴眼神委屈。

 

“會有很多奇怪的人”,松本放下手上的捲心菜,認真的看著他,“如果你能夠以助理的身份出現,就可以去。”

大野透過松本的眼神知道他並沒有在和自己開玩笑,咬咬嘴唇非常不安的垂下腦袋。落寞的神情讓松本心疼的特別想現在立刻馬上就把這人抱在懷裏撫毛,可是不能。這樣的日子不會一直下去,松本有不好的預感,一切都應該結束和回到正軌,不可能讓這人一輩子都像孩子一樣跟在自己身邊,而且雖然自己有保護他的自信,但是未免會讓他辛苦。

 

內心嗤笑一聲,那不過都是為了難以忍受內心煎熬的自己找的冠冕堂皇的藉口罷了,是時候了,松本這麼想到,是時候做出選擇了。

握成拳頭的手放開又握緊,他在賭,賭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只要一想到自己只不過是他無依無靠的浮木,只要上岸了隨時都可以拋棄的浮木,內心的嫉妒明顯大於喜悅,他渴求他能夠一直呆在自己身邊卻也打心眼裏希望自己喜歡上的這個人能夠痊癒,在擁有正常人的思維考慮之後心甘情願與自己在一起。

 

反正最壞不過是回到最開始的無視,如果是那樣就把他一輩子拴養在自己身邊。

如果,如果成功了,就告白,追到他願意與自己在一起為止。

 

所以一定要忍耐。松本給自己加油打氣。

然而事情永遠不會令每個人如願。無論考慮再周全再完美也總是會出現預想不到的分支。

 

 

 

大野消失了。

 

 

 

4.

松本的每一天都覺得是和以往不同的彆扭還有違和。

明明和最開始時,沒有區別。和那個人也不過是相處了兩年未滿,卻是四五個年頭也沒忘掉那未滿的兩年。帶著對那人的念想非常疲憊的趴在書桌上就這樣睡著了。

 

“松本醫生近來脾氣越來越差了嗚嗚嗚昨天沖我發火超恐怖的”,隔壁診室的相葉助理淚眼汪汪的向波多野醫生訴苦,“我我,我不過是不小心碰倒了他擺在桌上的相框嗚嗚嗚他是不是討厭我”

波多野摸摸相葉柔軟的頭髮安慰他,“不要放在心上拉,松本醫生不是針對你拉,從我認識他的時候他的脾氣就怪怪的,只不過從那時開……”,然後停頓半響,溫柔的摟過那個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人,沉了聲音,“他也…挺不容易的”……

 

 

 

松本這幾年也招了不少助手,現在留下來僅僅只剩和自己同是醫科出身的竹馬和才開始實習的小助理,工作也漸漸從黑色交易逐漸轉移,也開始為一些普通人治療。

波多野知道自己多年的竹馬在想什麼,可是,大野智,這世上只有一個。

 

 

當年松本突然找上門的那時,波多野顯然很驚訝,連忙叫上裏屋的神樂一起把這個醉鬼抬進家。松本醉醺醺的靠在波多野肩膀上帶著明顯哭過的啞音念著“智”, 找尋的聲音茫然悵惘,就像當初第一次推開那個人的房門。

 

後來的事情,波多野聽那人的醉言也大概都清楚了,雖然松本睡醒一覺起來道謝了走了,但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去了令人心疼的竹馬的診所。

“……心理這行你干得來嗎”,松本斜斜的倚在門邊一臉嫌棄。波多野只是留下了帥氣的笑容擠開友人走進新的診室,環顧了四周最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有什麼是我做不到的嗎”波多野把腦袋仰在沙發靠背上,笑得人蓄无害。

 

松本楞了一下也沒再吐槽他,來自友人最純粹的關心他沒有不接受的道理。也跟著坐下了,“昨晚好像也看見龍平了”,說著點了一支煙。

波多野揮了揮煙霧,幸福的捧著臉,“是啊,我後來終於找到他,雖然他……啊,說起來我是有當心理醫生的經驗的喔”,一臉得意的樣子讓松本已經在考慮接下來用什麼樣的語言攻擊會比較合適。“我和龍平在一起了”,波多野笑眯眯的道,“他後來因為他父親的事情……你知道吧”,松本點點頭,似乎略有耳聞不過那陣子也是自己最狼狽得顧不上他人的時候,也不是很瞭解。“龍平他,是雙重人格”,波多野嚴肅了表情,正當皺眉的松本要說點什麼時候又笑嘻嘻的開口,“不過現在有我在沒問題的拉”。

松本決定順了自己的心意給眼前的友人一個完美的頭槌。

 

“啊超痛……”

“我說後來等我處理好手上的事情之後怎麼也聯繫不上他呢”,松本瞟了一眼抱著腦袋的那人,“只能聯繫到你這笨蛋”,後者立馬投去“你要聯繫我的龍平幹什麼”的眼神。

然後又吃了松本醫生一計加強版的頭槌。

 

啊啊,這樣啊。

自己的兩個竹馬在一起了,應該開心的笑著祝福他們,卻因此不能控制對那人越來越深的思念。

 

 

 

“你好,請問松本潤醫生在嗎?”

正當波多野揉著相葉的腦袋給他順毛時,門口突然傳來了清澈靚麗的聲音,看向門口說話的那人,短短的栗色頭髮,健康的小麥色肌膚,普通的休閒服,看起來軟乎乎的很柔和樣子。

“松本醫生的診室在隔壁那間喔”波多野微笑著應答,似乎開始了呢。

 

 

 

5.

潤君的頭髮也剪短了,深栗色襯得這人更白了,不過黑眼圈好嚴重,一定是又沒好好休息工作到半夜了吧,明明看起來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卻那麼溫柔,笑起來也像個小孩一樣甜甜的不甚可愛。眉毛也越來越濃了,大野伸手摸了摸他的眉毛,順手就摸上鼻子還沒忍住捏了捏。

於是松本醫生黑著臉醒來剛準備給自己蠢得像笨蛋一樣不要命敢來打擾自己睡覺的友人一點顏色瞧瞧時,順著捏住自己鼻子的手往上看去,有點眼熟有點陌生,不知道是哪裡和記憶中出現了偏差,巨大的視覺顛覆甚至讓松本的起床氣連同驚嚇和喜悅都直直僵住了。

 

“啊…非常抱歉”,才反應過來還捏著人家鼻子的大野連忙放開了手往後退了幾步。

“潤君…還,還記得我嗎”非常小心翼翼的語氣把松本潤拉回現實,熟悉的聲線與語調差點讓松本的眼淚掉下來。怎麼能不記得,松本被停止的時間仿佛突然加速旋轉,思緒翻江倒海的蜂擁而上,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人會出現在這裡,難不成是做夢嗎……內心充斥了各種各樣的猜疑讓松本的大腦徹底當機。

大野看他轉過身去,委屈的咬了咬唇等待他的應答。

 

“你去哪了。”松本想這麼問他,又否定了自己,事到如今即使知道他在哪裡又有什麼用。還是應該說,“你為什麼要離開。”曾經環繞在松本心頭許久不消的疑問幾乎成了魔,到了可以詢問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也並不是那麼想知道了。“我對你而言,究竟算什麼。”也不能這麼說,只會讓兩人之間更加尷尬罷了。

 

“……很久不見”,最後松本開了口才發現自己的聲音乾澀嘶啞早已暴露主人是多麼不安搖擺的心情。

 

 

大野突然安靜下來,松本一直聽不見他的聲音,越來越緊張,忍不住轉身一看,大野非常認真的看著自己,然後非常鄭重的說,“不辭而別是我能夠做的,最負責也是最自私的行為,那樣的情況下我為我只能做出那樣的反應而道歉……如果可以,明天早上9點,在最新開的那家主題遊樂場,我希望你能去。”

大野留下一張門票就離開了,別的什麼解釋也沒有。松本拿起那張門票握在手中越攢越緊,這算什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了,那我這麼多年都算什麼……松本撐在桌子上的手臂幾乎發顫的不能自已。大顆大顆的淚珠落在光滑的黑色桌面上。

 

“這麼不甘心就去啊”,波多野靠在門邊皺眉,“在這裡強撐著算什麼,明天去找他問清楚啊,你自己最想要什麼,你自己不是最清楚嗎”

松本冷靜下來抹了一把眼睛,“還用你說”,把門票狠狠的塞進口袋裏。

 

 

 

6.

松本八點就到了。

但是為了掩飾到的過早的自己於是悄悄的躲在不遠處的一家咖啡店裏。沒五分鐘就看見大野探頭探腦出現在遊樂場門口,白色的T恤和卡其色的休閒褲。他抬眼看看門口前面巨大的時鐘,隨便找了個路邊的座椅坐下就不動了,完全不動,松本認真的仔細觀察了好久才發現這人是睡著了。

一臉的黑線的松本對這傢伙這幾年究竟經歷了什麼變得更加有興趣了。

 

離九點還差2分鐘,松本一直在注視他,正準備過去卻見大野一個機靈突然醒過來,他看了看時間慌忙跑去旁邊的店裏買了兩個冰淇淋。

那個有自閉症從來不與別人說話的大野竟然自己買了冰淇淋,松本驚訝之餘開始後悔自己沒早點過去現在好像錯失了最好的時機,就在松本猶豫的時候,大野開始左右張望到處找人群中有沒有松本的影子。因為冰淇淋在化了。松本發現已經過去五六分鐘了,太陽又這麼烈,那人傻傻的還不站在陰涼處,非要站在大門正前面。

 

 

大野看了看手中的快化下來的冰淇淋,非常苦惱的樣子,松本終於過去了。大野看見松本就像看見救星一樣兩眼發光的跑過去。

“潤君潤君!要化了!”說著便把一只手上拿著的冰淇淋遞過來然後趕緊慌慌張張的舔自己這邊已經要滴到手上的冰淇淋。然後對他笑眯眯的說,“潤君!是草莓味的喔!”

 

 

……超可愛的。

松本潤突然覺得自己這人失敗的不行。再怎麼不想承認也已經原諒這人多年的不辭而別了吧,只要他出現就是上天給的禮物。

 

 

“那!我們去玩吧”

大野很自然的牽過松本的手,直奔遊樂設施去。

 

說實話其實松本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大野確實會有這麼情緒高漲的時候只是一切發生的這麼快倒令自己感到極度不真實,牽著的手傳來暖暖的溫度。松本用力握住那隻手,大野回頭對他甜甜一笑。

 

 

 

“現在的我,面對誰都非常遊刃有餘喔”

兩人坐在路邊的長椅上,松本能看見夕陽下發著紅光的大野的側顏,包括他臉上細細小小感覺很是溫柔的絨毛,軟乎乎的弧度被渲染更加柔和。松本忍不住揉了揉大野的頭髮。對這個人喜歡的心情已經滿到要溢出胸腔了。

“不知道我現在可不可以做潤君的助理了呢”,那人歪著腦袋看自己的模樣也可愛的找不出任何形容詞,深深的抨擊著松本的心臟。

“我……”松本頓了頓,“我喜歡你,智”,松本該慶倖夕陽的晚霞把他的臉映的紅紅的看不出自己的不安和害羞,“是那種情侶之間的喜歡”,說來真是諷刺,自己至今為止都還抱著這一絲幻想,好在,今天就可以結束了。

 

 

卻見大野猛然想到什麼般懊惱的拍拍腦袋,“沒有交往就先約會了呢……算了不管了”,說著從背包的便當盒裏小心翼翼的拿出一顆草莓,笑容滿面的遞給松本,“這個,很好吃的喔”,就像當初潤君對自己做的那樣,自己也終於把草莓遞出去了。

 

 

    

7.

松本醫生又多了一個黑黑小小的助理,松本醫生不僅不會對他發火,還處處護著他,相葉看著又淚眼汪汪的找波多野醫生哭訴了。

 

 

 

松本一直在無意識的揉捏著戀人的臉頰,手感為什麼這麼好呢,他還不由自主的想著。可能是他揉捏的時間比以往還要長,等他回過神看見大野已經用那雙閃著光的眼睛盯著自己看了,松本呆愣的撲閃兩下睫毛趕緊鬆手站起來轉身咳了兩下掩飾自己羞紅的耳朵尖,還沒開口說話就被他從後面抱住腰。

“潤君,我啊,最喜歡你了——!”

松本難以壓制內心的情緒,轉身摟住矮自己半個腦袋的人。

“我也是,最喜歡智了喔。”

 

 

從以前到未來,一直一直,喜歡著你。

 

 

 

桌上一筐火紅甜美的草莓上還沾著水光,也永不及背景裏擁吻的兩人來得甜蜜。

 


评论 ( 2 )
热度 ( 77 )
  1. 墨二kurooo♧墨二kuroo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雄起吧長末魂!
    漏了自己我也是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