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智]講故事的人05-06.

#睡前小故事  超短 傻白雷 致鬱系(大概

#幽靈J和書店店主O的故事


#因為只看05也許會影響要睡覺的心情 兩章一起更(並不是因為太短

#哎 先說下HE 不虐 我們不虐(


#劇情總是跑的飛快(.


#太久沒更估計要回顧一下的gn還挺多的(你也知道

04



05

 

“相葉氏,想什麼呢”二宮貓著腰從隔壁診室蹭過來,拍拍自家竹馬的腦袋,“剛才走掉的病人桑?”

“……是啊…”相葉苦著一張臉,很煩惱的樣子。

二宮轉身坐在旁邊的座椅上,一副自在的樣子把腦袋擱在椅背上,接著突然起身,“不對啊,我記得那個人,他不是已經出院很久了嗎”,二宮皺眉,“該不會……”

 

 

 

“……就是你想的那樣”相葉垂頭,聲音越來越低沉,“那個人的精神狀態…已經很糟糕了……說不定……已經…………”

 

 

 

 

 

 

共同生活的時間越久,大野對潤也越來越依賴,親昵的撒嬌都是信手拈來。潤倒也是心甘情願的照顧那個人,迅速佔領大野生活範圍內的每個角落。

 

潤發现大野一到臨月末的幾天就會看不見他,與其說是看不見,更像是完全忘記潤的存在。然後來月月初又漸漸的能夠感受到並且回想起來。幾乎每個月都要來這麼一次。

就像現在,潤趴在沙發邊上看著那個安安靜靜的看漫畫的人,軟軟的麵包臉,清澈的眼睛,趴下來的劉海顯得整個人又幼又乖。

 

為什麼呢,為什麼突然忘記自己了呢,明明衹是前幾天出了趟門,明明臨走前還好好的跟他说了“潤君要乖乖看家喔”

 

 

雖然,連自己也清楚,忘記才是最好的。

 

 

 

本來伸手想摸摸那人看起來柔軟劉海的手賭氣般的放下了,隨後想反正也摸不到,皺著粗粗的眉毛鼓起嘴乾脆轉過身不去看那人,却又止不住回頭悄悄打量。神情又埋怨又委屈。

 

然後想著再過幾天就好,現在就先忍耐一下吧,等他想起來一定要他好好補償自己。起身去了廚房打算为忘記自己的人熱一杯牛奶。

 

正在把桌子擦乾淨的潤聽見了陌生的聲音在自家店里響起。然後是自己的智非常驚喜的聲音傳過來。好奇的飄了出去。

 

 

“sho醬~今天有空來看我的嗎?”

 

潤一出來就看見大野他開心的從沙發上起身繞過來擁住那個看起來很柔和很穩重的陌生男人。

 

男人摸了摸大野的頭髮,笑眯眯的問他最近還好嗎。

 

“還不錯,是說還是老樣子拉,你坐,我給你泡茶”

 

 

 

大野哼著歌歡快的到廚房卻發現冒著熱氣的牛奶兩杯,有些疑惑的看著牛奶,總覺得這景象在哪裡見到過但是想不起來,櫻井的聲音又在店前響起,也顧不上自己的心思急忙端了出去。

 

穿過了飄在自己身後的潤的身體。

 

 

櫻井看見牛奶顯然很開心,呼了兩下輕輕啜一口。

 

“好喝!”櫻井驚訝的看著大野,這牛奶的味道很熟悉,卻絕不是大野一般會泡出來的味道。

 

想到這,櫻井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多年的友人,“智……你前兩天跟我說的……那個幽靈的事……”

 

“幽靈?什麼幽靈?”大野歪了腦袋一副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表情。

“太好拉——”櫻井大大的呼了一口氣,“擔心死我了我還以為又——”

 

大野莫名其妙的看著突然噤聲的櫻井。

 

 

“沒什麼沒什麼~”

 

 

櫻井後來和大野又閒聊了一會就離開了,店裏突然變得安靜下來,大野繼續看書,潤想起了什麼,只是眼神悲傷的看著他。

 

 

從潤的視角看過去,大野智,就好像要消失一樣。

 

 

 

 

06.

 

 “小鳥落到大大的鯨魚的背上,用不太豐滿的羽翼緊緊抱住它,然後小聲的說到,這樣你還會痛嗎鯨魚先生”

 

那人溫柔的聲線迴蕩在小小的木屋裏,暖色的檯燈照亮了他濃密細長的睫毛。細長的手指輕巧的搭在看起來有點古舊的手繪繪本的其中一頁上,正要翻頁。

 

 

“這樣又什麼用——鯨魚先生還是會痛啊……”

小孩鼓起包子臉,不滿的開口打斷,皺著粗粗的小眉毛,晃起了小腳顯得有點可憐的模樣。

被打斷了的人倒也不惱,笑了一聲翻過一頁。

 

“鯨魚先生閉上眼睛,微笑著開口,不痛了喔,只要你在身邊”

 

 

 

“你的存在足以溫暖我的一切”

 

 

 

 

……

 

 

 

 

 

大野坐起身,用手掌蹭了一下眼睛,望著手上的亮亮的液體沉默不語。

抬頭便看到潤擔心的神情。

 

 

“早安,潤君”大野的笑容依舊溫柔,卻讓人心疼。

 

“……噩夢嗎”

 

“不是喔,是很好的夢”

 

“那為什麼……”

 

 

“我啊,不知道為什麼,總能在夢裏看見兩個人,一個是我,還有一個不知道是誰,不知道姓名,但是看見他就讓人很安心,他有時候是高中生,有時候是小孩子,各式各樣的裝扮和造型卻能讓人一眼就認出他,不過看不清臉”說到這,大野閉上眼好像回憶一般嘴角帶上甜甜的弧度,然後再慢慢睜開眼,目光不知道落在了什麼地方,“一直會來我的店裏,聽我講故事,夢裏的我總是很開心,醒來的時候卻覺得好像丟掉了什麼”

 

“我和潤一樣唷,也是一個失憶了的人,開這家小書店前的記憶總是很模糊,偶爾只會想起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呢”

 

 

潤看著大野眼神遙遠有些悵惘失神的樣子抿緊嘴唇有些不知所措,突然大聲的說,“沒關係!我會聽!我會聽你說,什麼樣的故事都好,然後我們一起再創造記憶就好了啊!創造我們之間的!不論是十年還是二十年或者是一直一直,我都會在你身邊!!然後!等你年紀大了,坐在書店的門前,就會有足夠多可以回憶懷念的事情了!就算是那個時候!我也會在你身邊!!!”

 

 

 

大野愣住了,然後軟軟的笑開。

 

潤認真到有些發怒的樣子落在大野的清澈的眼眸中,印象中似乎從沒發現潤也能夠好好看著他的眼睛這樣底氣十足的說一些十分帥氣的話,總是一副很害羞扭扭捏捏的樣子,要不然就是紅著臉很彆扭的表情。

 

儘管心中冒出很多感謝的話卻堵在胸口,而大野最後一把攬住了潤只是在他耳邊說了一句“好”。

 

 

 

“稍微可以看清一些潤君了……”

大野像是自語般呢喃著順著托住潤的臉把自己的額頭靠上去,在潤驚訝睜大的瞳孔中倒映出自己的臉。

 

“還有,對不起,又忘記你了,我一定會注意!再也不會把潤君忘記的,等待,很辛苦吧,不過,為什麼會突然忘記潤君呢……”

 

 

 

“……沒關係,大野桑的話,多久,我都會等,等你記起我”潤沒有避開大野的視線,伸手攬住了他,注視著大野的眼睛,“我,只有大野智一個人,沒有大野智的日子,每天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這大概就是我存在的意義吧”

 

 

 

“好狡猾”到是大野把目光垂了下去,耳朵紅紅的,明明這個人上一秒還在害羞呢,“說這種話,潤君好狡猾”

 

 

 

“因為我喜歡大野桑啊”

 

 

潤把手臂收緊了一些然後靠近大野的耳朵學他剛才那樣輕輕的耳語。

確實感受到了懷中人一絲顫抖,整個內心都被滿足和幸福填滿了,試探性的吻了一下大野的唇角,沒有被拒絕便想更進一步卻猛地被大野推開。

 

 

“別得寸進尺啊你這傢伙////”

 

 

 

 

 

 

其實潤很開心,雖然這次被遺忘的時間比以往都長,但是兩人之間已經沒有觸碰不能的禁忌了,大野告訴潤,他能夠看清潤的部分變得越來越多,也逐漸在清晰。

而且以後的日子,如大野所說的,他再也沒有忘記過潤。

 

 

 

心裏卻隱約有聲音在警告潤,這樣是不行的,但是無論是潤還是大野,誰都已經無法停止了。

 

 

 

 -

 


小劇場:

大野:盯——

潤:幹、幹嗎//////

大野:(笑)潤君、和我夢中的那個人非常像呢、不論是性格還是氣場~

潤:!

潤:(認真)那、是我比較帥還是他比較帥?

大野:(一邊說一邊離開)嗯~這個嘛~

潤:(追)哎、你別跑啊……

 

 

-

伏筆埋的太多反而沒什麼卵用(((((。

現在看不懂的gn也許看到最後就懂了

如果最後還是不懂但是又在意 請讓我解釋(土下座

评论 ( 5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