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智]講故事的人01(附00.

#睡前小故事 短 進展緩慢 傻白雷 治癒系(大概

#幽靈J和書店店主O的故事

00.

那個人又捧起了那本看起來已經古舊得不行的繪本,甚至連上面原本就顯得淡雅的水彩也褪色的差不多了。

明顯是被翻閱過不知多少次,但是潤看著那人表情仍然和他第一次看到的一樣柔和,眼裏寫了滿滿的珍惜。

這個人在那裡總覺得就很安心。

潤輕輕飄過去,在他身邊坐下,像一隻優雅的貓咪把腦袋擱在他屈起的腿上,又扭了扭調整好能讓自己最舒適的姿勢,眯起眼睛很是幸福的樣子。抬眼便能看見他手上畫的奇怪卻又很溫馨的繪本。

像是等待潤坐好了一樣,沒隔幾秒上空便傳來清晰柔和的聲音。

潤一直很在意這個人讀繪本時所用聲線和他平時的反差怎麼能這麼大,雖然哪種都很好聽就是了。


初見這人是在黃昏,夕陽把他的影子拉的細細長長,笑容溫和又透出幾分落寞。

宛如電影鏡頭一般的這個場景毫無預兆的直擊潤的心臟。等到再回神時,已然是滿臉淚水。

潤不知道緣由,只知道是自己僅剩的記憶裏從未有過的情感波動。

應該呆在這個人的身邊,潤這麼想。
也確實這麼做了,自從無意間游蕩到這裡結束自己漫長漂泊到現在也已經不知道多少個年月。

儘管那人看不見自己,潤也甘願留在他身邊分享他的生活,在這個小小的房子裏住了下來。

無法觸碰無法溝通,能做的僅僅是陪伴著他,聽他講些故事,這樣對潤來說已經足夠了。

這個人漸漸充斥了他的生活。



01.

最近,好像可以觸碰到非生命體了,身體的形狀好像也清晰硬朗了一些,不再只是最初的一團霧濛濛的東西了,應該是值得慶祝的事情,笑。



大野智是一個小書店的店主,35歲,為人溫柔,大家都會親切的稱呼他"大野先生"。

這麼多年了一直單身,托了這福,平日裏也過得很清閒,工作並不繁重,唯一辛苦的只有整理書架,沒有客人的時候偶爾還會畫點畫,捏點小人,週末還能去釣釣魚。

直到有一天在陽光盛好的午後,店裏的沙發上,看見了一個半透明的模糊的人影,淡淡的紫色雜揉進陽光裏隨處可見的細小的塵埃。

人影好像注意到大野的視線,似乎是做了抬頭的動作,看向大野這邊。

大野揉揉眼睛,數了1—2睜開眼睛後,人影變得更清楚了,輪廓也變得清晰了一些,似乎還能看出翹起的發尾。

…可能是我太累了。大野這麼想著便抱著書回去座位上開始畫畫。

途中口渴了想倒杯水時卻發現自己的杯子已經倒上了大半杯水在平常的位置。

嗯?我剛才好像沒有倒水啊…這種事最近似乎經常發生,大野困惑的想著,邊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轉過頭看見人影坐在自己身邊,專注的看著自己的畫,雖然大野看不清他的臉,但就是能感覺到對方的專注。人影有點疑惑的看向他,腦袋旁邊還冒出了小問號,朦朦朧朧的半透明的淡紫色。

接著大野一口水全噗在了畫上。



…真的是幻覺嗎。

大野有些不可置信,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影,突然人影跳了起來,距離大野三四步遠的樣子,急急忙忙伸出手看了看,然後又抬頭看了看放空的大野,湊上去貼著他的瞳孔,非常仔細的研究樣子,還向前伸出手臂揮舞。

跟往常一樣理所應當的穿過大野的身體時,一下子放鬆下來了又窩回剛才坐的地方。

大野看見他呼了口氣,是淡紫色的。


“…你好?”

人影跳了起來,左顧右盼再三確定身邊有的只是空氣而沒有人,心中的擔心終於成了事實。

大野智看見那個人影打了個顫然後一溜煙跑了沒影。

到門口的時候還被跘了一下。


…跑什麼啊我,潤靠著店旁邊不遠的寫著大野門牌的獨棟墻壁上,沮喪的垂了腦袋。



大野後來再沒看到過人影先生了,當然也沒有再遇到明明沒倒水,想喝時卻發現被子就在那邊的情況了,也沒有專注畫畫結果天黑了才想起來被子還在外面曬著結果匆匆忙忙跑回家卻看見放在壁櫥裏的,疊的整整齊齊的被子塊兒,更沒有偶爾回家能聞到的飯菜的香味。

這麼說都是人影先生做的嗎,大野又想起那天人影跑掉的場景,不自覺fufu笑出聲,真是可愛。

轉念又想到人影先生該不會以後都不來了吧,真殘念啊,還想說句謝謝呢。

話說,人影先生是什麼呢。



大野不知道自己苦苦思考的東西正躲在櫃子後面,為找不到合適的出現機會而煩惱。

-

评论 ( 23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