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摸的氣息.

#短短短/潤智的竹馬鄰居設定/文筆支撐不住畫風/HE

#腦洞來自兩人合唱的Touch the breath←食用過程開循環風味更佳(x

#被合唱曲的臺詞虐哭只好給自己塞糖餅(並不甜

 

 

1

即使閉上眼睛也不會再感受到那個人埋在耳邊帶著笑意的呼吸聲了。

 

晨間三月的陽光還很溫柔,映出松本琥珀色的貓一般的眼眸,柔軟的睫毛緩緩鋪開,彎彎的變成那個人最喜歡的溫柔模樣。模糊了視線。

 

你現在在做什麼呢,但願你不要一個人。

 

松本緩緩靠向窗戶邊沿,垂下睫毛投下深深的陰影,看不清表情。修長手指又緩緩覆上手中合照裏那個笑得可愛的少年圓圓的臉頰。

每天不斷重複的令人羞恥的矯情祈禱卻沒有救贖到松本絲毫,念想反而愈演愈烈。

 

最後也和往常一樣小心翼翼的把照片夾進看起來似乎有些久遠的日記簿裏。狹小的公寓門被關上時沒有發出聲響,卻震開了隔壁寫著大野的門牌上的灰塵些許。

 

 

2

隔壁空了七年。

獨自步入社會的松本也在現實中摸爬滾打了倆年。

 

松本從中一就搬到了這裡,或許是青春期的騷動作怪。松本順順利利的迎來了叛逆期。年長他三歲的隔壁大野家的次子便被家裡人攆了過來,美名其曰照顧年幼與自己關係親密的弟弟順便鍛煉鍛煉自身。

大野往新居裏搬箱子收拾東西時還在考慮是該吐槽前者還後者,松本就偷偷躲在門外看。說實話他完全不知道如何面對只有小學三四年級以前還能稱作朋友或是夥伴的弟弟,自從他中學去了比較遠的地方之後兩人漸漸沒了交集,也自然不知道原先那個軟萌包子是怎麼變成小刺蝟的,更不知道那個小刺蝟皺著眉一臉嫌棄的模樣是為了什麼。

 

也許只有松本一個人清清楚楚聽見家人致電說是讓智住過來照顧他時,自己瘋狂的心跳聲,自己最喜歡最憧憬卻又討厭的人要來了,馬上就能見到了。

松本躲著打量那個完全沒變化依然軟軟小小看起來卻又很可靠的身影。

很想質問他為什麼自己去找他時怎麼也找不到他,為什麼漸漸的不來找自己了。卻又不想讓自己成為先說的那個人。傲嬌的把粗粗的眉毛擰得緊緊的。

 

最後溫柔的大野總是能突破傲嬌的最後防線,攻略的出其不意。

 

 

只能被稱作狹小的公寓最後載滿了兩人甜甜的回憶。

而大野是在松本高三的時候離開的,本來大野答應等他參加完開學典禮跟他一起去吃東西的,結果松本等了兩個小時也沒等到人,跑去他家敲門只敲出了一把寫著“給潤”的鑰匙,上面還粘了一張小紙條寫著留學。

 

去了哪裡松本直到今日也不得而知,只是聽說是個有海的小城市。

 

 

埋怨那人不同自己商量甚至連告知也沒有的同時也恨自己沒能抓住他。

花了高三整整一年的時間去接受那個人已經離開了的事實,最後醒悟應該發奮圖強才有再次遇見那個人的可能,僅僅幾個月拼了命的補習也考了個三流大學。

 

原來那個叛逆的少年潤收起身上豎立的尖刺,把深深的渴望和執念藏進心裏最深處,披上溫柔體貼的大衣。比那個人還在身邊時的自己更加努力。

只剩下記錄兩人過往的日記時刻提醒自己,生命裏曾經有那麼一個人是融於血液的親密。

 

 

3

屬於三月它特有的寒氣鑽進袖口的空隙之中,連松本自身也分不清來源是生理上的還是心理上的。

松本又用力握緊了手提包,把步子邁得更大些。路人行人來往,松本從街邊的展示玻璃裏看到自己隨處可見的職員模樣。即使是精心梳到腦後的清爽感也驅趕不了他從心底散發出的缺失症的氣息。

 

松本記得他雖然怕冷,不過那個人比他更怕冷,似乎是想起兩個小團子幼稚的互相碰撞蹦蹦跳跳還非要牽著手去小學的模樣,松本忽然笑出聲來。嘴角柔和。

 

高二那年更是解禁般的瘋狂。

赤裸的身軀緊緊的糾纏在一起,仿佛是怕冷的兩人取暖量身定做的最佳辦法。埋在大野身體裏的松本點燃熾熱,腦袋窩在他耳邊,分不清是誰的沉重喘聲和滿足的叹謂,似乎是觸手可及的呼吸。

成為一體。

 

那段充斥滿滿幸福的回憶最後變成松本淩晨五時最悲傷的夢境。

 

 

4

結束了一天疲憊工作,松本拖著沉重步伐回家時天已經黑下來了,路燈下能看見一個坐在旅行箱上的小身影。

那人轉過頭見到自己露出和照片上如出一撤的可愛笑容。

美好到不禁讓人懷疑是否為過於真實的夢,卻希望自己越沉越深。深深陷在這名為大野智的夢境之中。

 

也許是松本一臉震驚,大腦似乎當機了般傻傻站在那看著的模樣過於可愛,大野再也控制不住軟綿綿的撲過來抱著他不撒手,情不自禁帶著些許哭腔嘴裏不斷嘟囔著好想你好想你。

然而他就和小時候一樣,為什麼離開的話語仍然開不了口,張了張嘴,連我也是也沒能說出來。怕自己一出聲就控制不住又或是擔心自己連說話的能力都喪失了。最後也只是抬起手臂把大野緊緊收進懷裏。

似乎要把他的呼吸也揉進自己身體裏的擁抱。

 

 

5

“一個人的床太空了,很寂寞,想呆在潤君旁邊的位置。”

 

 



-後續 大野的釣魚小故事-

1

後來沒多久大野便把自己的名牌取下來擦乾淨重新掛了上去,轉身鑽進了隔壁的屋子。松本站在門邊攔住他捧起他的臉左瞧右瞧,莫名其妙的大野緊張的說不出話來時,聽見戀人嘖了一聲。

 

“比起七年前真是黑了不少,以後不防曬不准釣魚”

 

說完轉身進了廚房繼續剛才沒做完的大餐。大野還能聽見松本疑惑的小聲嘟囔,“……七年足夠讓美少年變大叔嗎…雖然以前也有這個傾向但不至於這麼過分啊…………”

留大野一個人扁著嘴一臉不開心的杵在那,開始質疑自己回來的選擇是否正確時,被一陣香氣勾引走了連魚尾巴都忘在腦後。

 

2

大野拿著釣竿坐在不大的船上幸福滿足的看著不遠處皺著眉一臉嫌棄也還是在努力釣魚的戀人。

大野:“有魚有松本潤,開熏得飛起來︿( ̄︶ ̄)︽( ̄︶ ̄)︿!!”



-fin-

评论 ( 9 )
热度 ( 32 )